花一点点钱就能买到论文,讲一讲印度的论文买卖产业

热点追踪8个月前发布 Robin
40 0 0
广告也精彩
以下内容来自印度媒体ThePrint网站,原文标题为“Indian PhDs, professors are paying to publish in real-sounding, fake journals. It’s a racket”

和其他急需晋升或获得博士学位的人一样,印度西孟加拉邦的Madhumita表示只需要花几千卢比(约合人民币几百元),就可以买到研究论文,而且这个论文还会被收录到Scopus数据库中。

发论文的压力很大,这也促使了一个非法产业的兴起,这些买卖论文的人甚至能与同行评审委员会合作,以低至15000 卢比(约为1280元人民币)的价格,在Scopus收录的期刊上发表不合标准甚至是完全捏造的论文

举个例子,《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arly Childhood Special Education》、《Journal of Positive School Psychology》和《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ntrol and Automation》等期刊,声称自己是Scopus收录的期刊,但是前两年已经不再被Scopus收录。买卖论文的中介从研究者那里收取报酬,任意在这些期刊上发表论文。

这些期刊近年来发表的很多论文与其声称的覆盖领域已经无关例如,《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ntrol and Automation》自2020年不再被Scopus收录后,该杂志发表了类似于“乌兹别克斯坦美术的风格、传统和技能”的论文。

离谱的是,一些不太知名的期刊的编辑,愿意以低至5000卢比(约合427元)的价格出售论文署名,只要价格合适,也能有代笔人为“客户”写一篇完整的研究论文。在这个过程中,就有人充当作者和期刊之间的中介。

Biswas就是一个中介,她表示“专家们付钱就可以发表论文,并获得晋升”。作为非法组织的一员,她承认所作所为是不道德的,但她需要赚钱。印度的博士生们在提交博士生论文之前需要在Scopus索引期刊上发表至少两到三篇研究论文,这些都是他们潜在的客户群体。

蓬勃发展的市场

印度大学采用积分制的教授任命制度,根据2018年的最新规定,一些学科的教授需要10篇研究论文,积分要高于120分。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一篇论文,能获得8到10分。如果论文发表在高影响力期刊上,还有额外的分数。

但是,在知名期刊上发表论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花费3到6个月的时间很常见。这还是比较好的情况,有研究者甚至花了两年时间等待论文接收。也有人指出,如果没有大量的合作者和外国学者作为共同作者,在高影响力期刊上发表就比较困难。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学术领域,学位、晋升和工作都处于危险之中,为孵化非法出版产业提供了完美的培养皿。

2021年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Biswas偶然发现了论文工厂的存在。当时她寻求在家办公的岗位,在浏览了各种平台后,她得到了一份出版工作。她的雇主向她介绍了与学术期刊的联系。她做的就是促进研究者和学生与付费期刊之间的交易。其中一些期刊是在合法的外衣之下运作,但有时候这些期刊也会被Scopus数据库收录。

几个月后,Biswas出来单干,她有一个合伙人,是几本Scopus收录期刊编辑委员会的成员。Biswas每个月至少可以在Scopus收录的期刊上发表四到五篇研究论文。她每发表一篇论文,就能赚取1000卢比(约合85元)的利润。

Biswas进一步拓展了业务,可以帮助研究者从头开始生产一篇文章,Biswas有一个博士助手,能够完成这项工作。根据主题的不同,论文撰写收取12000-15000卢比,论文发表约需要15000卢比(约为1280元)。这些论文所发表的期刊通常影响因子都很低

论文工厂是如何运作的

WhatsApp,Facebook和Telegram等社交媒体平台充斥着相关的广告和讨论群,出售现成的论文或期刊的论文接收函

一篇题为“RNA AND kind of chemotherapy drug resistance”的论文打广告称有“一篇可以加署名的新论文”。该论文目前处于“修订阶段”,但承诺将发表在IF为5.8的期刊。像这样现成的论文,研究者们可以“预订”自己作为该论文的共同作者在论文上添加名字,费用为7000到14000卢比(约合人民币598-1195元)。

在另一则广告中,售卖者表示第二作者卖400美元(约合2825元),第三作者卖350美元(约合2472元),第四和第五作者卖300美元(约合2119元)。

如果研究者已经有一篇完整的论文,可以付费给他们让论文快速发表,大约10天后,研究论文就能出现在期刊网站上,但作者必须支付15000卢比的费用(约1280元)。这些文章有许多只存在于线上,如果作者不付款,论文就会从网站上删除

举一个案例

研究者Manasi被承诺,她的研究论文将发表在Scopus收录的一本期刊上,该期刊的影响因子为0.93。她在WhatsApp中一个名为“研究论文发表”的群中进行了交易。但当她对论文接收函的真实性提出质疑时,群管理员向她保证,他们不会和假期刊交易。短短几天后,这篇研究论文就发表在这个期刊的特刊中。实际上,她的论文与该期刊专业领域范围完全无关

这个事件表明,该期刊的同行评审遭到了破坏。因为每篇提交过来的论文都应该经过数周时间的审查,本来没有期刊可以保证提交过来的论文一定会发表。

被“劫持”的期刊

还有些不法分子会欺骗研究者在Scopus未收录的“可疑”期刊上发文章。一些合法期刊的网站域名被他们所“劫持”,有的还在运行,有的已经停刊。这些人要么接管停刊期刊的域名,要么仿造合法期刊创建一个看起来相似的域名。但是研究者们并不知道这些期刊的真实性

Scopus上收录的一个期刊名为《Journal of Otolaryngology – Head and Neck Surgery》,显示为Springer Nature旗下,ISSN编号为1916-0208,但其提供的链接却跳转了ISSN编号不同的一个网站。根据研究者Anna Albakina编制的名单,这个期刊网站已被劫持。

这些“劫持性”期刊与不同国家的中介公司合作,收集论文发表。通过这种方式,这些期刊能够在几个月内发表数千篇论文。


© 版权声明
广告也精彩

相关文章

广告也精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