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规模扩张对个体意味着什么?

自 2018 年开始,我国每年博士生招生规模已经突破 10 万人,未来一段时间还将延续增长态势

博士规模扩张对个体意味着什么?
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角度,博士生规模扩张有利于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尤其是高层次人才培养,但作为一名应届博士生,笔者想谈一谈规模扩张对于我们个体意味着什么。

1

首先,意味着较低的师生比。
如果按照每届两名学生计算,加上延期毕业学生,每位博导至少要带六七名博士生。众所周知,博士论文是一项工程,博导精力有限,所以,分配给每位博士生的指导也是有限的,培养质量下降与其相关。
其次,意味着越来越大的发表压力。

目前,绝大多数高校对于毕业小论文发表是有要求的, 然而认定的期刊种类数量有限,博士毕业需要文章、“青椒”成长需要文章、教授年度考核需要文章,“僧多粥少”早已是事实,每位被迫“内卷”的人都有所体会。
再者,意味着愈加激烈的教职岗位竞争。
这两年,笔者身边的许多博士生都明显感到教职岗位非常有限,竞争愈加激烈,这其中既有国内博士生扩招的因素,也是后疫情时代大批“海归” 博士回国的压力使然。

2

扩招对于博士生个体而言,结果是因人而异的。压力和竞争让每个人都更加勤奋,力争在短时间内做出更多成果。但脱颖而出者毕竟只是少数,多数博士是踩着毕业合格线、最后从事科研要求不高的职业,近些年更是出现“街道办博士”“辅导员博士”等。
这就存在一个“过度教育”的现实问题——许多单位的招聘门槛无形中被大幅抬高,导致更多的人想攻读博士学位,群体规模越来越大,培养质量却无法保证。
也许有人觉得高学历有助于在看似与科研无关的岗位上发挥大作用,但在笔者看来,不论从哪个角度,培养一名博士的成本都是巨大的,大批博士从事与科研无关的职业,的确造成了一些浪费,因为许多方面的素质提升也能通过大力发展终身教育实现。
博士是最高学历,是知识创新的最前沿。如果这种优质教育资源没能有效集中,而是采用大水漫灌的方式,造成短时间内太多个体挤在一座独木桥上,我们能否进一步追问:目前,博士规模扩张速度是否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相适应?如果相适应,配套的博士学位分类发展制度、博士生导师队伍建设、科研评价体系改革等是否合理到位?

END

来源:中国科学报2021年7月13日第007版视点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