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理拒稿——从三方观点来看

拒稿:每个人都会遇到

如何处理拒稿——从三方观点来看

我打开Outlook,看到我们的论文在第三轮审稿中终于得到了期刊的回复。同时我注意到我们又有了一个新的审稿人,此外还有映入眼帘的那句“这可能对任何人都没有兴趣”。它被拒绝了。我打电话给我的合著者。我们很沮丧,很生气,把文章深深地锁在书桌抽屉里。我们都做收到过这样的决定——本来对接收寄予厚望,但却被拒稿了。好在并不是所有回复都像这篇文章具有那样毁灭性的评论,不过它是成为一名学者的一部分——不是最好的部分,但仍然是日常的一部分。在下文中,我分享了我对作为作者被学术期刊拒绝,以及作为审稿人和编辑拒绝他人手稿的看法。
首先,每个人都会被拒绝。大多数学术机构的拒绝率为 90-95%。这意味着我们大多数人一次又一次地被拒绝。几年前我开始和一位同事一起工作,她告诉我她从未被拒绝过。在我看来,对于她的工作质量而言,她的投稿的目标期刊水平太低了。我向她保证,如果我们开始一起工作,她至少会学到一件事:被拒绝的感觉。我们开始了这个项目,后来把它提交给了一个排名很高的期刊。我们通过了第一轮审查,但在第二轮被拒绝了。当然我也履行了对她的承诺——拒绝。

拒绝:从作者的角度

最好的拒绝是当你感觉到深以为然的时候。这意味着你觉得审稿人和编辑是对的。我做得很差,我明白我做错了什么,我可以改正它——而且如果我改了,手稿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贡献。我得在其他地方发布它,因为我们确实做出了一些贡献——只是需要花更多的时间。
最糟糕的拒绝是审稿人误解了某些东西——至少是你自己感觉这种误解导致了你被拒绝。通常,我认为审稿人有其他原因,但总觉得这种误解是唯一的原因。
有时你会被拒绝,但在阅读评论时,感觉却像“审稿人很喜欢我的工作!” ——但你还是被拒绝了。这是发生了什么?我总会先把责任归咎于编辑——我不喜欢他或她,为什么他们没有看到我在手稿中反映出的才华和辛勤工作。在适应了痛苦之后,我最后通常将此归咎于我糟糕的写作——我没能很好地表达出手稿中的贡献——我下次必须做得更好。
最痛苦的拒绝是发生在第 3、4 和 5 轮(或以后的轮)中的拒绝。这个时候通常你已经进行了大量的重新分析和新的数据收集。由于你之前付出的所有努力,你真的认为自己值得发表。更糟糕的是你听从了审稿人的建议,但是当他们看到你根据他们建议修改的结果时,却觉得手稿更糟。

拒绝:从审稿人的角度

我为许多期刊做过审稿人,我认为这是我们学术服务的一部分——我们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基于互惠互利的。当然这个互惠互利指的是做这份工作,而不是做出的决定。在手稿上建议“拒绝”意味着它不是对我们学术界正在进行的科学讨论的贡献。作为审稿人,你不得不经常拒绝稿件。这常常让人感觉很糟糕,因为你曾经一直站在另一边——被拒绝——现在角色颠倒了。
作为审稿人,最好的拒绝是当你觉得作者没有把他们用心写他们的手稿上时。当概念没有定义,当分析没有正确完成,并且写得不好。你意识到作者在投稿就是在赌博,并且他们没有投入所需的时间来做出贡献。
另一种类型的拒绝是当你意识到作者不想讨论他们手稿的“困难部分”时。所以他们只是对一些事情进行了浅层的分析,如果深入研究的话,会很有趣。在我看来,这些手稿经常在重大修改和拒绝之间取得平衡。这就是我经常在当编辑时写的东西,我会说作者正在做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但他们是否有技能、数据和兴趣去继续下去?我不知道。但作为一名编辑,我会很欣赏审稿人的这些反思——我希望其他编辑也这样做,因为我会在有机会时尝试提供这些反思。
关键是要尝试向作者解释你为什么建议拒稿——甚至更好的是,作者可以做些什么来解决你的顾虑。即使我拒绝了一份手稿,即使我知道作者会因此讨厌我,关键是至少要很好地解释我为什么建议拒绝。我们没有理由不友善,因为我们都站在拒绝信的另一边——通过强硬和公平的方式,解释原因,并就如何解决问题提出建议。这样我们才会给作者一个机会来改进现在或将来的手稿。

拒绝:从编辑的角度

作为一个编辑,我知道我最常见的决定是拒绝。决定通常会涉及到严谨性和相关性,以及在评议过程中手稿可以发生多大的变化。有时进行额外的研究或收集新数据是一项太大的工作,无法在审查过程中处理——这意味着一篇论文被拒绝,因为完成它需要太多时间。作为一名编辑,有两类拒绝让我很惋惜。
首先,一份经过广泛研究的手稿,写得很好,但却没有任何贡献。由于某种原因,这项研究忽视了已经发表的关于这个主题的内容——由于贡献太低,这还不足以发表。如果幸运的话,数据中也许还有一些额外的亮点来继续支撑这样一份手稿。
其次,当有人在稿件上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时,却在后一轮被拒绝稿件。这通常会发生在当你意识到作者不愿意付出所需的努力。
作为编辑,我有时会收到我作为另一家期刊的审稿人拒绝的论文。研究社区没有那么大。我们必须预料到,如果某个领域有专家,即使提交给不同的期刊,也可能会再次被指派给同一位审稿人或编辑。我收到提交给两个不同期刊的同一份手稿的较短时间大约是一周——一周内没有任何变化。在为新期刊审稿时,我对手稿的看法可能也不会有太大变化。请听审稿人的意见,即使是拒稿,他们大概也有一些不错的建议值得考虑。

面对拒绝

那么我们如何面对拒绝。我快速阅读了这个决定,然后把它烧了。那段日子我有点失望,也许是生气,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当这种情况消失后,我再次接受评议——并开始采取行动。审稿人做对了什么?我能解决什么问题?这份手稿的正确目标期刊是什么?选择这个新期刊对手稿意味着什么?
即使是显然“对任何人都没有兴趣”的手稿,也可能会引起某人的兴趣。在抽屉里搁置了几年之后,那份手稿再次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有了新的合著者、重新定位和一些辛勤的工作,这份手稿被重新提交并最终出版!所有好的研究都有一个家,我们只需要找到它。当最终被录取时,记得庆祝——你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转自:物理所研究生教育

版权声明:Robin 发表于 2022年5月12日 pm6:22。
转载请注明:如何处理拒稿——从三方观点来看 | 爱学术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