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多鸟,复旦大学王建新教授团队研发抑制三阴性乳腺癌肺转移的多功能人参皂苷纳米制剂

三阴性乳腺癌(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 TNBC)是最具侵略性且最致命的一种乳腺癌亚型,其5年生存率仅为20%左右,其中肿瘤转移占TNBC死亡病例的90%以上。肿瘤转移是一个复杂过程,“种子-土壤”学说是被广泛认可的转移机制,即把从原位侵袭至循环系统的循环肿瘤细胞(Circulating tumor cancer, CTC)比作“种子”,把CTC所处的转移微环境比作“土壤”。“种子”需要合适的“土壤”才可生长,CTC在适宜微环境的帮助下实现在转移部位的定植与生长,最终形成转移瘤。尽管脂质体等纳米载体药物制剂在TNBC治疗领域得到了广泛关注,但由于对CTC的体内捕获效率低且缺乏调控转移微环境的能力,导致对于TNBC肿瘤转移的治疗效果不佳。

复旦大学药学院王建新课题组于2022年2月11日在《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上发表了题为“Versatile ginsenoside Rg3 liposomes inhibit tumor metastasis by capturing circulating tumor cells and destroying metastatic niches”的研究成果,设计了一种简单高效的新型多功能人参皂苷脂质体,在靶向捕获CTC的同时破坏癌细胞转移微环境,从而达到了显著的抑制三阴性乳腺癌肺转移效果。

一石多鸟,复旦大学王建新教授团队研发抑制三阴性乳腺癌肺转移的多功能人参皂苷纳米制剂一石多鸟,复旦大学王建新教授团队研发抑制三阴性乳腺癌肺转移的多功能人参皂苷纳米制剂

人参皂苷脂质体通过捕获CTC并破坏转移微环境高效抑制TNBC转移

人参皂苷Rg3是一种来源于人参的天然活性成分,该团队发现其具有药物、膜材、靶头等多重作用。作为药物,Rg3不仅自身具有良好的抗肿瘤活性,还可显著提高共载的化疗药物对CTC的杀伤效果;作为辅料,不仅可替代胆固醇改善脂质体膜稳定性和流动性,Rg3的葡萄糖基团可伸出脂质体表面,特异性识别并结合CTC表面过表达的葡萄糖转运体1(glucose transporter1, Glut1),实现对体内循环系统转移的“种子”CTC的捕获与杀伤。肿瘤细胞分泌的单核细胞趋化蛋白(C–C chemokine ligand 2, CCL2)是构成转移微环境的重要因素,它会帮助CTC逃过机体免疫监视。该研究证明,当人参皂苷脂质体随着CTC细胞到达转移病灶后,人参皂苷Rg3可通过抑制CTC的CCL2分泌,从而破坏转移微环境的形成,帮助免疫系统杀伤和识别CTC。

一石多鸟,复旦大学王建新教授团队研发抑制三阴性乳腺癌肺转移的多功能人参皂苷纳米制剂

A.人参皂苷Rg3(紫色)的糖基伸出脂质体双分子层(绿色)表面(可与CTC表面过表达的Glut1结合);B. 人参皂苷脂质体靶向捕获血管中的CTC; C. 人参皂苷脂质体抑制肿瘤细胞的CCL2分泌; D. 包载化疗药物的人参皂苷脂质体显著抑制TNBC的肺转移。

该项研究通过将脂质体中的胆固醇替换为Rg3制备载化疗药物的人参皂苷脂质体,充分发挥了人参皂苷的多重功能,同时实现对肿瘤转移“种子”和“土壤”的破坏,发挥“一石二鸟”的作用。该制剂无需复杂的化学修饰,制备过程简单,成本可控,具有很强的临床转化前景。

该课题组在基于人参皂苷的新型多功能脂质体用于肿瘤治疗方面已开展了大量研究,已在Asian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2022)、Journal of Controlled Release(2021)、Nano-Micro Letters(2020)、Theranostics(2019)等期刊发表数篇相关研究论文。其中共载紫杉醇的人参皂苷Rg3脂质体已与企业合作完成非临床研究,并于2021年10月作为1类新药申请临床研究批文。  

复旦大学药学院博士研究生夏加璇为该论文第一作者,王建新教授为该论文的通讯作者。

论文链接:http://doi.org/10.1126/sciadv.abj1262

实习编辑:王风范责任编辑:李斯嘉

本文转载复旦大学。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即刻学术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原文链接:https://news.fudan.edu.cn/2022/0213/c5a130154/page.htm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