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物理学院量子材料科学中心进藤龙一长聘副教授课题组提出二维材料中涌现的超流性可实现磁自旋与电荷的无耗散转换

探索信息储存和传输的新方式是凝聚态物理领域中的重大挑战之一。自旋电子学利用电子的自旋自由度作为信息载体。由于器件的局域磁性很难被直接探测,有效的自旋-电荷转换是自旋电子学应用的一个先决条件。近年来,随着带有显著相对论性自旋-轨道耦合的材料被发现,逆自旋霍尔效应和逆拉什巴-爱德斯坦(Rashba-Edelstein)效应被广泛运用于将自旋流和自旋压转换为电流。这些效应依赖于准粒子的扩散输运,因此自旋-电荷转换通常是有能损的;而携带电荷和自旋的超流体能实现无耗散的自旋-电荷转换。自旋三重态超导体和铁磁约瑟夫森结就具有这样的超流性质。在这两类超导体中,自旋极化的库珀对分别由对称性自发破缺或磁近邻效应引起。特别地,之前有研究表明,在约瑟夫森结中,铁磁界面的磁矩可控制自旋向上和自旋向下库珀对之间的相对相位,这导致无耗散的约瑟夫森电流和自旋流之间的耦合。然而,这种铁磁约瑟夫森结中的相对相位具有有限质量,这不利于在低能极限下将自旋压转换为电流。

北京大学物理学院量子材料科学中心进藤龙一(Ryuichi Shindou)长聘副教授和2020级博士研究生张也阳提出二维电子-空穴双层(EHDL)系统中的激子凝聚体是实现自旋压和电流无耗散转换的理想平台。半导体中的电子和空穴之间存在长程库伦相互作用,从而形成一种被称为激子的束缚态。二维电子-空穴双层系统中的激子可以发生玻色-爱因斯坦凝聚,进而出现自旋和电荷的无耗散流动。近来,大量引人注目的凝聚态实验已经证实,激子超流体存在于二维材料中。受这些科学进展的启发,进藤龙一团队提出,将二维电子-空穴双层系统置于磁交换场之中,可以产生无耗散的自旋-电荷转换现象;澄清了有交换场时激子自旋流和电荷流的一般性质,并说明了交换场的空间梯度(即自旋压)如何引发电荷超流,且这种电荷超流具有新奇的时间依赖关系。

北京大学物理学院量子材料科学中心进藤龙一长聘副教授课题组提出二维材料中涌现的超流性可实现磁自旋与电荷的无耗散转换

由自旋压(VS)引起的电流(IC)。(a)磁交换场下二维电子-空穴双层系统的侧视图。其中,电流由分别连接在电子层和空穴层(两个蓝色区域)的两个外加电路测量;自旋压来自于铁磁基底(带有红点的绿色区域)的磁近邻效应,并通过空穴层(下方蓝色区域)被加在约瑟夫森结上。(b)相对相位y(t)和电流IC(t)的时间依赖关系;y(t)表现出震荡或阶跃行为。

2022年2月8日,相关研究成果以“激子赝自旋超流体中的无耗散自旋-电荷转换”(Dissipationlessspin-charge conversion in excitonic pseudospin superfluid)为题在线发表于《物理评论快报》(Physical Reveiw Letters)。张也阳为第一作者,进藤龙一为通讯作者。

这上述研究工作得到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等支持。研究工作提出的自旋-电荷转换机制,显著提高了二维激子超流体在自旋电子学领域的运用价值;同时,对磁性和自旋-轨道耦合如何影响二维电子-空穴双层系统的超流性提供了可靠的思路。

本文转载北京大学。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即刻学术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原文链接:https://news.pku.edu.cn/jxky/6e8736b136e54927be5b44ff8b71ab1d.htm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